当前位置:首页 » 美文欣赏 » 正文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听到陈志的《热河南路》,刹那拨动内心的琴弦。

19.png

歌中唱道:热河南路,就像八十年代的金坛县,梧桐垃圾灰尘,和各式各样的杂货店。

人们总是早早的离开,拉上卷帘门,在天黑前穿上毛衣,点上一根烟。

热河南路有家开了好多年的理发店,不管什么发型,你只要给五块钱。老板和他的妹妹

坐在镜子前,一言不发,他们的老家在身边,在岸边,在安徽全椒县。

纪念碑旁有一家破旧的电影院,往北走500米就是南京火车西站。每天都有外地人,在直线和曲线间迷路,气喘嘘嘘,眼泪模糊,奔跑跌倒奔跑。

秋林龙虾换了新的地方,32路还是穿过挹江门,高架桥拆了建了新的隧道,走来走去,

走不出我的盐仓桥。

来到城市896天了,热河南路一直是相同的容颜,偶尔有干净的潘西路过,她不会说,

你好,再见。

没有人在那里谈恋爱,如果年轻时你没有来过热河南路,那你现在是不是被他们淹没,

是不是很幸福

......

这是一个外乡人对热河南路的描述,就像老照片,亦如发黄的昨天。

“五一”因疫情不能外出,热河路上独自闲逛,熟悉的大街,稀稀拉拉的行人,依旧是陌生的面孔,依旧是陌生的场景,但一切都不似从前,歌曲曾经的存在已无从辨认。

纪念碑原地高高耸立,站在地铁和过江隧道修建的围挡中,中山桥早已被凌空的高架桥取代,南京西站已停止使用,惠民桥、大马路曾经熙熙攘攘的低矮街道,变成了大观天地、大拇指广场和层层叠叠高耸的高档办公区、商住区,中山码头远远的,有点低矮,过江的人寥寥无几。

31路和34路还是穿过挹江门,只是,再看不见外地人,在直线与曲线间迷路。这里没有了喧嚣,嘈杂,拥挤,绣球公园和小桃园风光秀丽,出奇的安静,成了城市的花园。

曾经的记忆如不被提起,早已被人忘记,况且,城市改造,拆迁的居民远走了,新来的都不是从前人,这里曾经车水马龙,曾让外地人非逛不可,有句话记忆犹新:到南京逛过热河路吗?就像现在问:去南京,玩过夫子庙吗?

从前的热河南路,因轮渡、下关长航码头和南京西站,而成为南京最热闹的地方之一。我住的地方到中山桥只有一站路,不用坐车,每月父亲安排我去中山桥边打四斤煤油,用于煤油炉烧饭。出了挹江门就是热河南路,每天南来北往,熙熙攘攘,川流不息。过江、去等船,或去火车站。

渡江纪念碑将热河南路和中山北路切成十字。向西中山码头,向北南京西站。中山桥边最为热闹,两边是商场各式商铺,桥下是通江的惠民河,河里常年停靠着装载各色物品的船,有木料、长竹和生活用品,也有小型运输船只不时穿过。岸上堆满了各类木竹制品,桌子板凳簸箕筛子扫帚煤基,应有尽有。旁边有补锅的,修盆水壶的,维修小家电的。每天早晨,商贬们逗起煤炉,河两岸炊烟袅袅,充满生活气息。两侧的商店中,最有名是下关商场和南北货商店,四周的小巷中布满各种小吃店,有烧烤、臭豆腐、鸭血粉丝汤、汪鸡蛋、柴火馄饨、盐水鸭、烧饼油条蒸饭。

我最喜爱南北货商场边上的一枝香小笼包,皮薄汤多,沾醋吃,十分鲜美。父亲第一次带我去吃,由于不知道怎么吃,刚出笼的汤汁竟将嘴里烫出一个泡。父亲告诉我,要先将包子咬一个口子,将汤汁吸尽,再沾醋吃。尤其冬天,店里增加了羊肉汤加鸭油烧饼,滚烫烫,热辣辣,爽酥酥,加上一笼汤包,是那个年代南京人冬天里最美的享受。

往西站方向有一家书店,紧挨着下关卫生所,那里有中外名著和各类考试教材和习题练习,当时收入低,许多人舍不得买书,就坐在里面看,尤其是学生,还有不少家长,营业员也不驱赶,直到快关门才喊:师傅,不好意思,要下班了,明天再来。过年的时候,书店里进有各种年画,摆成一长排,挑画的人挤得水泄不通,我总挑一些时髦的带回老家,异常风光。

那家老电影院坐落在中山桥北的一个巷子里,巷口半圆的铁架,上书宝善街,巷子不宽,只有几米,一到周末,看电影的人蜂拥而来,进场出场如流水一般。我第一次看立体电影就是在那家电影院,环形屏幕,异常震撼,至今记忆深刻。

热河南路最热闹的当数周末和年末。天热的时候,吃过饭三两相约,到下关转转,摇个巴蕉扇,踏拉个拖鞋,从盐仓桥到下关,在茂密的梧桐树下,一路晃过去,沿途是有“李恒有糖果店”“哑吧画像店”“一枝香饭店”“江南洗染店”,“戴胜记桂花鸭子店”“金门西药房”“老翟师付修钢笔店”“老陆师付刻私章店”“天发池澡堂”“益美酱菜店”,大都很晚才关店。整个热河路霓虹闪烁,各种小吃,冰捧雪糕汽水,小孩子玩具,眼花缭乱。大大小小的巷子里,摆了一溜排桌子,大人小孩围坐一起,拉二胡的,放三洋机的,知了响彻大街,江上轮船的鸣叫声不断传来,汽车,马自达,三轮车,吆喝时常伴随着一连串的铃声。

夏季的傍晚,常有洒水车经过,由于天气干燥,水流激起大量灰尘,让经过的人掩鼻,尽管水车走了很远,梧桐树下,依然能闻出强烈的泥土味。

过年的时候,也是南来北往客人归乡的时候,长途轮船、火车站,赶向南京北站(一段时间设在浦口码头旁)异常繁忙,商场和各种杂货店,人山人海,旁边的布店、水果店、烤鸭店也是人满为患。尤其是南北货商店里便宜又好的带鱼、红枣、大白兔糖果、饼干,要挤好长时间才能买到,而且限购。

中山桥与惠民桥相隔不远,两桥又连着下关码头和南京西站,中间的街道叫大马路,大马路通向不同的方向,加上大街小巷,互连互通,初到南京的人,不免在其中迷路,如果是夜晚,更是不辨东西。我初到时,时常找不到回家的路,父亲说:嘴上就是路,嘴甜点儿,喊声师傅,不管拉板车的,骑三轮车的,都会告诉你。果真,后来屡试不爽。

那时,年青人谈恋爱最喜爱江边和惠民河边,经常看到恋人牵手相偎。但江边改造,惠民河填埋,谈对象没了去处。有一年,热河路改造的围挡墙被年轻人发现是表白的好场所,于是不到百米的墙上五颜六色,画满贴满爱的表白,还有各种纸条和留言,后因影响市容被取缔,可怜的年青人,又失去表白的天地。再后来,大规模老城拆迁,政府改造了小桃园,开放了绣球公园,新建了滨江栈道,绵延数公里,恋爱的人们一夜间发现,又有了新场所,而且这一次真正上了档次。

谈恋爱,成为城市花园和滨江大道上最一般的风景。

再也看不到垃圾灰尘卷帘门杂货店,发达的交通,让热河南路的辉煌一点点褪去。这里也不再是必经之地,一座又一座大桥,不断增加的过江隧道,让这里成为安静的一角,甚至有点过于清冷。

才是立夏,热河南路已树影婆娑,凉风习习,黄昏时刻,夕阳映照在层叠的大厦,发出耀眼的光芒;夜色来临,热河路依旧灯火辉煌,一片祥和,甚至有点魔幻。滨江大道璀烂无比,晚游的人群络绎不绝,新一代居民,则站在高层自家的窗前,眺望星链般的江景。

曾经的故事已被新的历史续写,一个城市的记忆,渐渐散去。

本文标签: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听着一首歌,怀念着一个不真实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