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美文欣赏 » 正文

茶未凉,温度流连在小桌上,半盏清香,氤氲了朝夕过往。老人坐在树下,手里的蒲扇摇出了草木的味道,伴着怀里的孩子进入梦乡。

22.png

夏日阳光逼人,外婆又拿出了她的蒲扇,轻轻地扇着。我不由的奇怪:“不是有空调吗,摇着手多酸?”“扇子好着呢。”外婆慈祥的笑道,顺手将扇子朝我的方向移了移。我嫌外婆扇得慢,夺下扇子为她扇了起来。空中扬起了许多蒲草屑,仿佛宇宙中的小小星辰。

恍惚间,我想起了那段安然的旧时光,在那里空中也扬着这蒲草屑,带着淡淡清香……

我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,梦里梦外全是外婆和她那把吱吱呀呀的蒲扇。外婆是个农村妇女,没什么文化,无一不例外的是她对子女的爱,而蒲扇就是她传递爱的方式。

我怕热,在那个没有空调,少有风扇的时代,夏天的来到简直是一场噩梦。在闷热的蚊帐里,只有外婆的蒲扇作伴。外婆的动作是慢慢的,柔柔的,仿佛扇出了一整个夏季的清爽。蒲扇扇出来的风香香的、凉凉的,就像傍晚的风,带着温润的气息,吹走了一身的热气。伴着外婆依依呀呀的童谣和蒲扇摇出的清香里,我很快便睡着了。而外婆一会儿摸摸我的背,一会儿又为我盖被子,久久不能入睡。一次,我半夜起来上厕所,醒来时,看见外婆保持着为我摇扇的姿势睡着了。

夏时熏风恼,蝉卧在树上吱吱地叫着不耐烦,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不舒服的燥热和潮湿。黄昏,即使搬到门口,吃饭时总还要夹几口菜,抹一把脖子上的汗。这时外婆就会搬一块凳子坐在我身后用一把蒲扇轻轻扇我的后背。我总是娇气的扭来扭去,不愿乖乖吃饭:“外婆,你扇前面嘛。”外婆也不恼,她总会和蔼可亲地笑着,用手擦擦我嘴角的饭粒说:“扇前面,如果饭菜凉了,馨馨吃了会肚子疼的。”蒲草屑在空中飞扬,却没有一粒掉进饭里。小时候的饭桌前,蒲扇吱吱呀呀,外婆用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,换来了我的凉快。

……

过了许久,我才从记忆里回过神来,不知何时我的手变酸了,摇扇的速度也慢了下来。外婆接过扇子不紧不慢的扇着,仿佛扇的不是风,是永远。真庆幸,记忆里的人依旧建在。

我趴在外婆的大腿上,就像小时候那样,感受着这永恒的气息。外婆抚摸着我的头,手里摇着风,摇着夏,摇着小尺难以丈量的爱,与时间反了方向

茶未凉,温度流连在小桌上,半盏清香,氤氲了朝夕过往。记忆里,坐着那个让我心存感激的人,和连接我们爱的桥梁——蒲扇。
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若不是生活所迫,谁愿意把自己弄得一身才华。